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工商

【中国青年报】专家探讨“数字经济”:必须从战略高度 重视其发展

日前,学校举办“北京工商大学70周年校庆高端学术论坛”,中国青年报对此进行了报道,现将全文转载如下: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孙庆玲)数字经济时代已然来临。“数字经济与诸多传统产业结合催生了云办公、云课堂、云商贸等未来应用前景广泛的新业态。在发展数字经济的同时,量子通讯和量子计算机、光合新能源、生命科学和碳的应用四大行业也掀起了技术革命,这四大行业的科技突破都和数字经济密切相关。”10月18日,在数字经济赋能高质量发展暨北京工商大学70周年校庆高端学术论坛,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郑新立表示,“数字经济+四大科技革命”将极大改变人类的生产、生活和思维方式,对人类社会的推动作用将超越前三次产业革命。

在北京工商大学党委书记黄先开看来,数字经济是我国重大战略,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最强劲的力量和最核心的引擎,也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数字经济对于我国加速转变发展方式、转换发展动能、培育新经济增长点以及构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国务院参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朱光耀认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具有比较优势,拥有世界最完善的交通基础设施、最快捷的物流系统、最广泛的4G、5G基站设施、最便捷的电子支付系统。物流、数据流、信息流是数字经济时代最宝贵的财富,是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驱动力。

但朱光耀也指出了数字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一是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特别是经济数据的跨国流动,还没有形成全球共同遵守的规则;二是数字经济下的货币、财政、税收政策需要加强全球合作。他呼吁国际社会回归G20合作平台,以保证重要宏观经济议题的平稳推进,保障世界和平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教授则提出,数字经济的本质是经济问题而非技术问题,所有的赋能都不是自然产生的。从科技史和经济史关系看,科技革命和经济高速发展之间是有时差的。科技进步促进经济发展,但经济发展不会自然而然地转化为人类的福祉。他认为,富裕群体利益最终会通过“涓流效应”传递给贫困人群这一涓流经济学假设是不成立的。结合我国经济发展实践,他提出我国仍需要通过中国特色的再分配路径来托底民生,保持经济持续增长。

“数字经济关乎全局、决定未来,必须从战略高度重视数字经济的发展,加快数字经济战略布局,实施数字经济行动计划。”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白津夫教授认为,一方面要从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应用场景化、数据资产化四个维度准确把握数字经济发展重点;另一方面,要加快工业互联网、工业云平台、工业APP布局,用工业互联网联通创新链、产业链、供应链,促进基于数据的跨区域、分布式生产、运营,提升全产业链资源要素配置效率。通过平台赋能,打通产业链供应链,形成产业链互联互通,产业体系融合互动,形成产业平台化发展生态。

在北京工商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葛红玲看来,数字经济是一个系统工程,是一个重大战略,发展数字经济需要协同发力,并提出了五个协同:一是要国际国内协同,通过规则对接数据的国际流动;二是要线上线下协同,通过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实现双向赋能、同向共振;三是要主体和载体协同,要壮大企业、拓展园区和平台,推动数字技术、网络平台的协调联动;四是要发展和安全协同,处理好数字经济发展与数字治理和网络安全的关系;五是要政产学研协同。

新闻链接:https://s.cyol.com/articles/2020-10/20/content_rbWlzRFv.html?gid=2V1Qqd1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