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工商人物

【校友风采】访81化工专业校友景连鹏:成功需要胆量和气魄

作者: 新闻131 崔彤欣、杨泽英 新闻132 张思逸 指导教师:蔡海龙 | 来源: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发布日期:2016-02-26 访问量:

     

        景连鹏,1963年出生于北京。1981年考入北京工商大学(原北京轻工学院)化工专业,1985年大学毕业后前往瑞士,通过德文考试进入瑞士伯尔尼大学学习化学,1992年于瑞士联邦计量所攻读博士,读博期间研究“发动机尾气中炭黑悬浮颗粒物的生成原理和监测”课题,向瑞士联邦计量所申报开发标准炭黑悬浮颗粒发生器的项目,获批后成为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博士后。其所研发的可以单一模拟汽车尾气排放的悬浮颗粒物仪器,能够模拟不同发动机的标准炭黑悬浮颗粒物的发生源,这项发明使景连鹏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获得瑞士发明创新奖的中国人。完成博士后学业之后,景连鹏开启创业道路,2004年获得瑞士青年企业家奖。

拾朝花,大学时光历历在目

景连鹏参加高考之时,是国家刚恢复高考不久,作为求学浪潮中的佼佼者,他入学前对自己的大学生活满怀憧憬,他谈到:“进入大学深造是一个非常体面的事情,可以住在学校,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在一起,生活在一个更大的空间,享受更多的一些自由。”

回忆起大学生活,他向记者讲述到,除了完成学习任务外,最大的兴趣是踢足球,还有看电影、音乐和戏剧。给他留下最深刻记忆的就是那些班级间的小型足球比赛、看港台电影和听港台欧美流行音乐的时光。他回忆道:“那时候刚开始流行小型的袖珍录音机,很方便学外语和随身听音乐。我至今印象比较深的一个瑞士乐团ABBA的歌曲,再就是晚上挤在图书馆旁边的教学楼里看电影。”

学无止境,进取是一种习惯

景连鹏毕业后就去往瑞士,用9个月的时间把北外德语系3年的德文课程学完,通过德文考试进入瑞士伯尔尼大学学习化学专业。他在上学期间做的第一份工作是编辑产品彩图目录,那时候还没有电脑,编辑过程是繁琐的手工工作。他对摄影和摄像很感兴趣,他会利用业余时间学习有关知识,在读书期间找的工作大部分也是这个领域的。景连鹏说:“那时我体会到干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能有真正学习和钻研进取的动力。”

1992年,景连鹏硕士毕业,在瑞士联邦计量所攻读博士,研究“发动机尾气中炭黑悬浮颗粒物的生成原理和监测”这一课题。在研究和实验中,他对燃烧过程中炭黑的形成提出了新的解释,向瑞士联邦计量所申报了开发标准炭黑悬浮颗粒发生器的项目。项目获批后他被瑞士联邦理工学院接收为博士后,继续从事这一项目的研究。

关于自己从事的科研项目,他做了更易理解的阐述,“和其他度量衡标准一样,检测尾气中的悬浮颗粒物也需要一个标准物质作为‘砝码’来校准检测仪器,在实际工作中就需要一个能够模拟不同发动机的标准炭黑悬浮颗粒物的发生源。炭黑不能像其他气体可以放在气瓶中储存,需要随用随生成。”虽然对炭黑生成的理论搞清楚了,但是要把理论转变成工艺,这中间还是需要很多研发工作的。经过一年半左右的尝试,他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既简单又巧妙的设想,一个新的炭黑悬浮颗粒物发生器诞生并且申请了专利。这个产品现在已经推广到了和悬浮颗粒物有关的行业中了。

   中国骄傲——迄今为止唯一一位获瑞士发明创新奖的中国人

景连鹏的发明不仅能用来开发和校准测量仪器,而且在很多其他方面都可应用。科研机关和大学里可以用它来进行不同的大气物理、大气化学甚至生物生理实验,它还能够用来测试过滤材料对悬浮颗粒物的过滤效率,例如汽车的驾驶室的进气口都装有高效率的过滤材料,而且尾气过滤也是现代汽车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而这些过滤材料的开发和测试都需要标准颗粒物源。他的发明弥补了汽车行业的一项空白,在此之前除了直接采用发动机,全世界没有一台能够单一模拟汽车尾气排放的悬浮颗粒物的仪器。现在无论老型号还是新型号的汽车,它们排出的悬浮颗粒物都可以用他发明的这台仪器测试出来。这为科技人员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做测试就不再需要造价昂贵的发动机和台架以及相关的设备,而且可以直接放在任何一个实验室使用,为使用单位提供了研发的灵活性,提高了效率,节省了时间和费用。

为了能更好地推广自己的发明,博士后出站以后,景连鹏便走上了创业道路,通过各种合作形式进一步开发和改进自己的仪器。并于2004年获得了瑞士青年企业家奖(De Vigier Award),这个奖是由瑞士的De Vigier基金会颁发的,他们携手瑞士各高等院校和著名企业,经过科技和市场评估,每年从全瑞士选拔最多4个科技发明个人或小组,并给予每人(组)10万瑞士法郎的无偿启动资金奖励。他说道:“这个奖励不仅仅为我提供了一笔不菲的创业资金,更是对我多年的努力的一个认可,从而也坚定我继续创业的信心。”

   成功是一种有准备的偶然

成功一词与幸福一样,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种定义。在景连鹏看来,成功则意味着境界的变迁,“当一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从一个境界跨入到另一个能够给他提供更新更大前景的境界时,他摆脱了前一个境界里的‘束缚’,开始体会一种新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自由。境界可以由低变高,成功也可以从小变大。这就是我所体会的成功的感觉。”

没有人会预先知道他自己是否真的能走到成功。就像景连鹏所说,成功的人当初站在起点时,并不知道他的路通向哪里,大多数人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甚至并不看好他们上的那辆车。看不到曙光时的那种寂寞孤单、无助和失败是很多成功人士经历过的。所以自己需要提前做好各种相关的准备,同时不断给自己树立信心,相信自己的选择,继续走自己所选的那条路,才有可能成功。

通向成功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挫折是必然的,成功才是偶然”,景连鹏根据亲身经验告诉记者,“挫折和坎坷有些是社会造成的,有些是他人所为,更多的则是由于自己本身的不足造成的,包括知识、能力和社会经验等等。这就需要我们学会处理问题和面对挫折。”同时,他还向记者表示:“遇到挫折时我首先做的就是反思,尽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看清其根源和本质。在挫折发生时人往往是暂时看不到出路或没有现成的解决办法的,这时就需要有耐心,有信心,用心设计出解决的办法,做出适当的调整和改进,坚持做自己,继续走自己的路。每次经历过挫折之后人会感觉到自己又成长了。”

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人要想成功实际很简单,那就是完全转变以往的思维方式,这需要胆量和气魄。”他曾在90年代末到2000年初就提出不仅是柴油发动机有排炭黑问题,汽油发动机特别是新型汽油直喷发动机也面临着这一问题。但当时学术界尤其是这一专业领域的专家不愿意接受这个观点,再加之当时欧美相关测量概念和标准落伍,所用测量仪器能力不足,他的观点没有马上被验证,直到几年后依据新型的测量技术和方法,他的观点才逐渐被接受。他坚持了自己的观点,顶住了专家甚至于自己的教授上司的质疑,知难而进,才使他后来成功开发出标准炭黑发生器(CAST)。 CAST目前被广泛应用在欧美计量机关、汽车研发机构、大学和环境监测行业。

   人生的路不完全由主观愿望决定

现在的大学生对于人生道路的选择多种多样,不同的选择造就了不同的人生。记者了解到,景连鹏18岁前想做科学家,18岁以后想搞电影。他在瑞士读化学专业的时候还有很多的业余爱好,比如除了摄像、摄影,还喜欢绘画、编程、平面设计和工业设计。但他最终真正实现的梦想是技术创新。“正是这些似乎互不着边的学习过程使我习惯于另辟蹊径、不因循守旧,为我搞发明创新创造了非常好的前提条件。”他说人在年轻时要有梦想,但更要学会踏实地干好手中的每一件事情,同时尽量在自己的兴趣范围内多学些不同的技巧,培养不同的能力。问其原因,他这样解释:“人生的路是不完全由主观愿望决定的,其延伸方向更多的是很随机的。只有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和技巧,才能在关键时刻识别并有能力把握机会。”

谈及人生道路的选择,不免就涉及就业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由于国内大学生面对过重的就业压力,因此我们向景连鹏讨教了一些经验。“我在国内没有工作过,所以没有亲身经历。我建议大学毕业生,在没有找到对口的工作时不妨先去做一些其他行业的甚至低于自己学历的事情。多多了解和学习,没准哪里就埋着一块宝石等着你去发现。另外在选择工作上不要跟风,被多数人看好的行业里自然竞争激烈,压力自然会很大。完全没有压力的事情是没有的。我建议找一些自己喜欢,但并不是大家目前都看好的事情去做,从小事做起,在别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慢慢做好做大。”

   科学的普及是很严肃的事

英国的一位物理学家布莱恩·考克斯曾经说过:“科学必须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作为一位科研工作者的景连鹏,站在他专业的视野和角度上是如何理解和考虑科学文化普及这一问题的?景连鹏给出了一个很认真的回答:“科学是一门严肃和严谨的学问,它的普及也应该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不能像流行音乐那样被普及。我注意到目前也有一些科学家变得很有经济和政治头脑,会讲故事以获得科研经费及其他的利益。当今世界上时髦的科技名词有很多,让人们听了非常振奋,让企业听了觉得又有机会抓到新的商机。在这些方面需要严肃的科学家去进行科普,给大众一个系统而完整的解释。科学的发展必然会引发科学幻想,这也是我们需要的。但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和经济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时代,所以要学会识别哪些是真科学,哪些是讲故事甚至是伪命题、伪科学。”

   寄语学子:学会珍惜每一个小成功

最后,当被问及有没有什么话想对自己的学弟学妹们说的时候,景连鹏给了我们许多他能提供的社会经验和建议:“要学会珍惜每一个小成功。”他是这样鼓励学弟学妹们的:“即便别人都成功了,也不代表你就不是下一个幸运者。因为获取成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短暂过程,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 对于科研工作的建议,他提到:“因为用一两门学科就简单解释清楚一种现象不现实,所以我还建议科研工作者要有广泛的兴趣,要培养跨学科思维的能力。在科研方面不要去跟风。要学会逆向思维,要坚持自己的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