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工商人物

【校友风采录】访88级化工校友伏捷:充满阳光和欢乐的人生

作者: 广电11 宗婧欣、李文婷 指导老师:罗昶 编辑:张扬 | 来源: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发布日期:2014-10-24 访问量:

伏捷,女,北京人,1988年9月进入北京工商大学(原北京轻工业学院)化学工程系生物工程专业学习,自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作,现任首都机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快件处副处长,主要负责对首都机场口岸出入境快件货物的检验检疫工作,曾多次获得本局优秀公务员、优秀共产党员和奥运先进等荣誉。

大学:人生中最怀念的美好时光

回忆起大学时光,伏捷首先想到的就是在学校期间她做亚运会志愿者的“青葱”岁月,她和同学们一起跑到亚运村的建筑工地植树、清理垃圾、搬运渣土,带着志愿者小黄帽照相也是她骄傲的“资本”;当年瘦弱的她还在体检时多穿几件衣服,为了参加义务献血时体重达标,献血后去小餐厅领取“小灶”开心地和同宿舍的人分享,如今她还珍藏着那本红色的献血证书,把它视做一段光荣历史的纪念。

伏捷最难忘当年在“西小院”金工实习的日子,穿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在老师的指导下,自己亲自操作着车床,真得做出过几件简单的工具,别提心里有多美了!在那儿,不仅学到了知识,还锻炼了思考和动手能力,之后的工作某种程度上也受益于此。

当然在大学时,对于伏捷来说,友谊是她所收获的最宝贵的东西。她说大学之前不曾离开过北京,但是上了大学,她却一下子认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走出去的机会也多了,厦门、四川、山东、新疆,她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大,心里不停地念道着一句古训:“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她非常珍惜同窗好友间彼此的缘分,即便是现在已经毕业多年,她和同学们每年都会举办同学聚会,或者是一起出去旅游,重温当年的学生时代,伏捷不是倡导者就是热情的参与者。

“大学是我人生中最怀念的美好时光,”伏捷说,“尽管生活和教学设备比不上现在,但是那段纯真质朴的时光,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

勿疏小善,方恢大略:成就正能量人生

在交谈过程中,伏捷提到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正能量”。她认为不论是生活、工作,还是交友,都要充满正能量,只有我们自己充满正能量,才能生活在阳光之中,才会变得开心,才会感到幸福,一切不如意才能迎刃而解。

出入境检验检疫工作是一份十分艰巨且辛苦的工作,众所周知,2009年的甲型H1N1防控工作,是他们执法把关、服务人民的最突出事例,当年的首都机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曾站到人民大会堂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颁奖。当然,这里面也有伏捷的贡献——当时伏捷在信息组工作,不但承担着甲型H1N1防控工作中所有数据的统计、汇总、分析和上报工作,同时还负责所有经排查和流行病调查旅客个案资料的存档工作。为了确保及时无误地完成这项繁琐的工作,她的付出难以想象,几乎舍弃了自己的家庭。伏捷的爱人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出差,自从她全身心地投入到甲流的防控工作以来,就只能把年幼的孩子托付给生病在家的长辈照顾,接送孩子上幼儿园也只能求邻居帮忙。当时她的孩子面临升小学,而她根本就沒有时间提前联系孩子入学的事宜。

她的同事告诉记者,长年来,伏捷对待工作都怀揣着一颗充满责任感的心,不管事情多大,也不管事情多小,她都认真对待; 2011年10月,她凭着自己的学识、工作成绩,长年的坚守和不懈的努力,还有领导和同志们的认可,一举竞聘成为首都机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快件处的副处长,负责所有从首都机场口岸出入境快件货物的检验检疫工作。

当我们问到伏捷对工作的态度问题时,她说:“工作是快乐的!是值得我为此付出的。”问及接人待物的态度时,她说:“首先要记住别人待我的好,凡是帮助过我的人,我会记住人家的恩情,并且以同样的善良之心去对待他人。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我是“幸福”小姐,我过精致人生

伏捷告诉我们,在朋友圈里,大家称她为“幸福小姐”,简称“福姐”,又正好与“伏捷”谐音,她则当然是欣然接受了,而在记者的眼里,这个名字真是起得再恰当不过,这是她性格的体现,是她人生的总结,更是她精致人生的诠释——她喜欢读书和旅游,她说读书是一种享受,“书籍能带给我们巨大的力量,而走出家门看看世界,才能以更加宽广的心态去生活”。她还经常会在工作空余的时间做做运动,和朋友家人组织一些小型的聚会,充实工作以外的生活。她说生命中不应该完全是工作,还应该有生活。

她告诉记者:“人只有把自己的生活过精致了,你身边的人、事、物自然会越来越好,爱笑的人运气是不会差的。”

在和伏捷接触的过程中,她的生活态度很年轻、很时尚。她一再强调,自己之所以愿意接受采访,绝对不是要告诉别人她有多成功,而是想要跟更多的人,尤其是工商学子们分享一下她的人生经验,希望能对别人有所帮助。

在采访的最后,记者问到伏捷对母校有什么话要说的时候,她收起了之前跟我们嬉笑的语气,认真地说:“其实,对那个曾经陪伴我走过四年青春飞扬生活的北京工商大学,我至今是那么的留恋,毕业二十一年了,只要有机会,校友或者同学来北京,我必定会带他们回去看一看,更准确的说是我想回去看看,物是人非,曾经的记忆越来越模糊,每一次在那些依稀尚存过去时光的地方,比如图书馆、比如宿舍楼、比如礼堂、比如‘三大’,我都会驻足,那时候,时光倒流,我仿佛依旧年少。”